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书画艺术

著名“梁陈方案”被否决,梁思成提议至少保留古城墙,结果还是失败告终

时间:2020-10-14 10:40:53 来源: 编辑:华星卫视 阅读:

1949年12月,时任北京市长聂荣臻主持召开了北京城市规划会议。参会人员有北京各部门领导、苏联专家巴兰尼克夫以及梁思成、陈占祥等人。梁思成当时的身份是北京市都市计划委员会副主任,陈占祥则是北京建设局企划处处长,两人都担负着规划北京市区建设的重任。

会议上,巴兰尼克夫提出了一个建议,以天安门广场为核心地带,然后在长安街两侧东西布局的方式营建新中国的首都行政中心。巴兰尼克夫还坚持一个观点,北京城没有大的工业企业,这里作为首都,除了成为一座文化、科学、艺术的城市外,也应该是一座大工业的城市。

巴兰尼克夫的建议遭到梁思成、陈占祥强烈不同意。陈占祥的女儿陈愉庆就说过,“巴兰尼科夫的话让父亲错愕。且不要说城市规划专家,任何一个受过系统城市规划专业训练的人,或稍有一些这方面专业常识的人,都不应该对一座千年古都做出这样无知的规划设想啊。”

会议结束后,梁思成和陈占祥两人决定立即拿出一个具体的文字方案,“一座千年古都未来的命运,作为规划专家,责无旁贷。”于是,“梁陈方案”横空出世,两人认为应该保留古城区,把行政中心放在西郊区公主坟以东、月坛以西的合适地点。

然而,这份耗费两人无数心血的方案,最终还是夭折了。1950年4月,梁思成给周总理写了一封亲笔信,希望能仔细研究他和陈占祥提出了方案。信寄走后,梁思成对陈占祥说:“无论前面水多深,我们只能向前走了。”

眼看苏联专家的方案逐渐占据主导,梁思成再次为保护北京古建筑奔走,呼吁尽快确定中央行政中心的位置。1951年,北京市长彭真告诉梁思成,“毛主席天安门上曾指着广场以南一带说,以后要在这里望过去到处都是烟囱。”

1953年6月,“畅观楼小组”成立(办公地点在北京动物园畅观楼),梁思成、陈占祥等人被排除在这个小组中。很快,“梁陈方案”被彻底否决。梁思成还是不甘心,既然行政中心放在老城区,那么古建筑总能保存下来吧。

早在1950年7月,梁思成就预感到古城墙可能会被拆掉,他据此写下了《北京城墙存废问题的辩论》一文。梁思成在这篇文章中大声疾呼,“城墙不但不应拆除,且应保护整理,与护城河一起作为一个整体的计划,善于作用,使它成为将来北京市都市计划中的有利的、仍为现代所重用的一座纪念性的古代工程。”

可是古城墙最终还是被拆了,梁思成叹息地说:“倘若再打起仗来,那城墙的垛口还是架机枪的好地方。”可见梁思成内心是多么的无奈。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