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法治要闻

疫情之下的中国留学生:上着最昂贵的“电大” 祖国给梦想“托底”

时间:2021-05-03 21:51:30 来源: 编辑:华星卫视 阅读:

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 武玮佳 周溪琳 济南报道

  美国国务院当地时间4月27日发表声明,将对因新冠疫情而实施旅行限制的国家和地区放宽签证申请限制,意图赴美的学生、学者、新闻工作者以及为重要基础设施建设提供支持的个人现在都有资格获得国家利益豁免,申请赴美签证,覆盖范围包括来自中国、巴西、伊朗或南非的签证申请人。根据这一最新规定,来自中国的学生可以在秋季开学前赴美继续学业。这让很多正在国内上网课的“云留学生”激动不已。

图片来源:美国国务院官方网站

  然而,终于迎来返校时间,留学生们还有一些顾虑:除了担忧疫情,还得面对现在全美严重的“亚裔仇恨”问题。长期以来,由于人口较少、政治影响力较低等因素,亚裔在美国社会中经常遭遇排挤、歧视和霸凌。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美国一些政客为了政治私利肆意甩锅推责,煽动和助长排外情绪,令针对亚裔的歧视事件和犯罪激增。尽管近来美国社会反对仇视亚裔的呼声不断,但针对亚裔的犯罪事件仍在发生。

反“亚裔仇恨”游行活动

  看到新闻中美国亚裔受到欺凌的事件频频发生,打算在这个秋季学期飞去美国读硕士的小天犹豫了。小天的学校位于美国纽约,是“亚裔仇恨”最严重的城市,针对亚裔的暴力行为经常发生。“说实话,我不是很担心美国疫情,因为我已经在国内打了疫苗,而且关于防疫的知识我也学会了很多,到了美国我也不怕”,小天在接受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采访时这样说,“而让我犹豫秋季学期是否去美国上学的是‘亚裔仇恨’,如果我的学校不在纽约,我应该会选择回美国,但纽约太严重了,虽然学习重要,但是人身安全更重要。”

  国内的“云留学生”们:熬最晚的夜,上共同的Zoom大学

  返校时间确实是滞留在国内的留学生的第一问题,不少留在国内的“云留学生”正在上着最昂贵的“电大”。去年2月底以来,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全球,不少留学生放假回国后就再没回到校园,其中一批新考入的留学生更是成为了首届居家留学生,不少人拿着国外高校offer却连自己的学校都没见过。

  疫情之下,不管在国外哪个大学就读,留学生们调侃自己都属于一个共同的学校——Zoom University(Zoom大学)。Zoom是一款多人手机云视频会议软件,为用户提供兼备高清视频会议与移动网络会议功能的免费云视频通话服务,是很多国外大学首选的视频教学软件。

  曾经,学生们以为留学生活是这样的:

  自疫情之后画风变成这样了:

  面对新的安排和时间表,滞留国内的留学生们要开始习惯逆着时差和网络延迟、每天晚上顶着黑眼圈打开zoom上课了。小宇是一名美国留学生,研究生一年级在读,2020年3月因疫情回国后就一直在家上网课。“为了能尽量多睡会,我都把课选在了美国时间的上午,这样上课时间是北京时间晚上8点到凌晨12点半”,小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无奈地说:“改成冬令时后就有点苦,晚上9点开始上课,凌晨1点半下课。”

正在认真上网课的小宇和同学们

  跟熬夜上课相比,小宇觉得更辛苦的是完成作业。作为一名艺术设计专业的学生,大量的手工作业让小宇白天也无法放松休息。小宇说:“在功课很忙的时候,一天的安排是这样的:早上9点起床,早饭后做作业一直做到下午4点,睡一觉,晚上7点起床再准备上课了。有时老师拖堂到凌晨2点多才下课,整理完笔记到凌晨3、4点钟了,再抓紧时间睡觉,第二天早上还要9点起床开启新的轮回。这样的生活虽然很辛苦,但养成了我自律的习惯,也蛮好的。”

  国外留学生:像“留守老人” 个别专业“上了个寂寞”

  并不是所有学业都可以在网络完成,例如音乐类型的课程,需要面对面授课,不少留学生因为不能与老师接触,学业完成困难,甚至“上了个寂寞”。

  在比利时瓦隆区首府(法语区)的宋佳佳是歌剧表演专业的留学生,目前就读于那慕尔皇家音乐学院。对比利时目前的疫情状态,她已 “佛系”了,逐渐接受了几乎只增不减的新冠病例和新型的病毒变种肆意传播的现状。

  由于疫情恶化,2020年9月-10月,学院所有的课都变成了网课,只有琴房和图书馆依然向学生们开放。从10月开始,专业课逐渐解禁为面对面授课,但需要佩戴口罩。这对于歌剧演唱者来说,这简直是一场噩梦。宋佳佳对记者说:“上半学期的专业考试,我是戴着口罩连续唱完了30分钟的咏叹调和各类艺术歌曲,有缺氧濒临窒息的感觉。”

宋佳佳做全防护措施后去看一眼风景

  宋佳佳坦言,大家的心态都有点“崩”:去年第二次疫情暴发后,学校里的团队室内乐排练、音乐会和演出都被取消了,“我们在最意气风发的年纪却无法施展拳脚,支付着高昂的学费和房租,只能被迫困在家中像独居老人一般。”感到欣慰的是,超市没有被一抢而空,人们还是很有秩序地进行采购,日常的饮食起居得到了保障。

小虎因为疫情丧失了很多表演的机会

  与宋佳佳类似,在法国北部上法兰西大区索姆省亚眠市的小虎是钢琴系的留学生,对于当地的疫情状况,小虎并没有太过担忧——法国整体疫情形势严峻,所幸他所在的城市的疫情并不严重,在做好防护的情况下,还能维持较为正常的生活状态。

  他上的音乐这类型的课程同样网络授课不便,也以线下授课为主。2020年9月,疫情中的小虎刚刚开学来到法国,由于每天上课戴着口罩,老师和同学们都不知彼此的样貌。小虎因为疫情丧失了很多表演的机会,以及不能外出、不能感受文化和艺术氛围,都让他感到很遗憾。

中国驻法国大使馆派送的春节包

  在韩国水原市庆熙大学国际学院的念博士四年级的珍珍也表达了同样的感受。疫情初期,因为口罩限购政策,购买困难,心里也非常担忧,当时驻韩大使馆分批给留学生们分发爱心防疫包,“收到来自祖国沉甸甸的爱,非常开心也非常激动。因为我们身后有强大而温暖的祖国,即使在海外也能受到关爱,为此感到骄傲。”

珍珍在疫情中的韩国水原街头

  疫情让每个留学生们的求学路充满了变数和坎坷,但也让他们迅速地成长起来。希望他们安全、顺利地完成学业,实现自己的理想和梦想!

  (以上采访对象均采用化名)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