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法援研究

尼加拉瓜成立太空机构,拉丁美洲国家要集体发力“太空事业”?

时间:2021-05-03 18:22:29 来源: 编辑:华星卫视 阅读:

宇航员在国际空间进进出出,包括美国、俄罗斯、中国在内的许多国家都制定了雄心勃勃的太空探索计划。但是现在,与太空有关的新闻已经不仅仅来自富有的大国,还可能来自我们很少提及的“太空新兴力量”,比如拉丁美洲国家。

今年2月17日,尼加拉瓜——拉丁美洲最贫穷、冲突最频繁的国家之一,批准了一项创建太空机构的法律。相对而言较稳定、繁荣的哥斯达黎加在2月18日做出了同样的举动。同日,美国航空航天局的“毅力号”探测器登陆火星,寻找古代生命的痕迹。

太空探索的潜在好处对于许多资源紧缺的国家而言是诱人的,卫星技术、国际关系、民族荣誉感等不同方面都能从中获益,但不可避免的是,批评者会将太空探索视作用于掩盖国内社会问题的“虚荣项目”。

非洲空间组织(Space in Africa)创始人Temidayo Oniosun致信媒体时表示,尼加拉瓜政府宣布其太空计划所引起的反应,与非洲国家宣布太空计划时的情况十分相似,人们会质疑它的意义,尤其是当这些国家仍然在与许多社会经济矛盾作斗争的时候。

Temidayo Oniosun也对这一问题做出了回答,他说:“大多数发展中国家主要对能够解决发展问题的空间技术感兴趣,一些国家想要通信卫星,因为它能带来极好的投资回报比,并且有助于缩小数字鸿沟。这也是你很少看到这些国家扬言正在进行月球探索、火星探索这类项目的原因。”

除此之外,商业航天业的发展前景以及借助卫星获得的互联网接入权能够帮助许多国家,卫星数据还能够指导农作物生长,帮助工业以及自然灾害的管理,追踪天气变化以及其它与疾病相关的状况。

在成立了新的“外层空间、月球和其他天体事务国家秘书处”以后,尼加拉瓜似乎意识到外界对其举动的怀疑态度,议员珍妮-马丁内斯(Jenny Martínez)表示,全球有五十多个国家有专门处理空间事务的机构,自1994年以来,尼加拉瓜一直是联合国和平利用外层空间委员会的成员,该委员会负责监督有关空间法的条约实施。

在荷兰莱顿大学国际航空和空间法研究所学习的厄瓜多尔律师卡洛斯-阿图罗-贝莱斯(Carlos Arturo Vélez)说:“我不认为尼加拉瓜需要把什么东西发射到太空里,才能成为这一论坛的一员。在外层空间出现失误可能会影响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例如,如果卫星碎片坠落到地球上,可能造成损害和伤亡。”

哥斯达黎加太空计划的支持者则表示,该国太空机构可以为地球上使用的技术做出贡献,也能够让哥斯达黎加在国际太空政策和协议中拥有更大的发言权。

哥斯达黎加裔美国宇航员富兰克林-张-迪亚斯(Franklin Chang Díaz)在一份声明中说,“美国在1958年创建NASA时遭到了很多人的批评,当时美国正在经历战后最严重的经济衰退。但事实证明,比起将人送上月球这一壮举,NASA的创建其实是更重要的事,它产生了巨大的技术和经济效益。"

上周,总部位于加州的LeoLabs公司宣布,一个位于哥斯达黎加的新雷达站投入使用,用于跟踪低地球轨道上的物体并提供数据。该国的第一颗卫星Irazú在SpaceX火箭的帮助下于2018年发射,以监测其热带森林和气候变化。

危地马拉山谷大学生物化学和微生物学学生凯瑟琳-埃雷拉(Katherinne Herrera)说:“哥斯达黎加通过了一项空间机构法,这并不令人惊讶,希望危地马拉也能这样做。”危地马拉的第一颗卫星Quetzal-1是由日本协助部署的,由埃雷拉就读大学的一个团队进行操作。美媒将危地马拉描述为一个“许多人试图从这里移民以寻求更好生活”的国家。

玻利维亚航天局被卷入了该国最近的政治动荡中,新政府指责其前任临时政府使航天局的运作蹒跚不前。巴西的科技部长曾是一名宇航员,在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接受过培训,而智利是巨型望远镜的故乡。现在,墨西哥和阿根廷正带头努力组建一个区域性的空间机构。非洲联盟也计划建立一个空间机构,总部将设在埃及。

墨西哥国会周一主持了一场国际小组会议,以讨论 "新太空竞赛 "的前景以及它对健康、教育和其他领域的作用。参议员兰格尔(Beatriz Paredes Rangel)称现在“是时候停止纠缠过去在地球上的争论了”。她说:“未来掌握在我们手中,如果我们不参与其中,我们就会失去或浪费在未来建设中发挥作用的机会。”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