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法援研究

抱团违反法律程序,如何保证司法公正?

时间:2019-08-13 19:58:56 来源:华星网 编辑:华星卫视 阅读:

中国数字电视法律援助栏目曾经于2017年5月26日以题为《吴红庆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的正确适用对于维护社会稳定的思考》报道过注册地在江苏省丹阳市汝康食品商贸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吴红庆等被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羁押的有关法律问题的关注。现吴红庆等人已经被移送到镇江市司法机关行使管辖权。

2017年元月,吴红庆及殷胜男等人被镇江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集资诈骗、其他共同被告人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起诉到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如今,该案在镇江市中级法院滞留了18个月以上,至今没有开庭审理。据吴红庆的辩护人说,刑事案件法定的审限是三个月,期间,有书面通知延期审理的有五次,并有两次没有任何通知而延期审理的情况。

法律援助栏目组进一步了解到,在吴红庆被刑事拘留后,江苏省丹阳市、扬州市、无锡市等地方执法机关纷纷进行了对吴红庆旗下公司代理商的追捕活动。期间,不断有人反映称:存在执法人员通过程序上作弊的手段试图在全省境内将该案办成“铁案”的情况。本栏目组为此进一步调查了部分知情人。

吴红庆的辩护人称曾经一再公开指出该案存在执法机关重大程序违法、掩盖案情真相的情况,认为:有关执法者试图以“集体不负责任”的手段抱团同国家法制对抗。辩护人认为导致重大程序违法的原因是有人涉嫌侵占汝康公司掌握的来自于广大消费者的巨额财产,并试图将汝康公司及代理商作为部分资金下落不明的替罪羊向民众作出交代。已经并必然导致严重的社会不稳定事件。

法律援助栏目组调查期间了解到。

1、 汝康公司经营的系列享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具有巨大市场潜力的产品介绍:

在汝康公司的掌门人吴红庆的主持下,汝康公司及关联公司取得了国家专利氨基酸系列酒品的经营权,并且取得“元宝枫”(国际上称为“神经酸”)等发明专利使用权,其中包括五项国家发明专利所有权和九项准专利(申请专利)所有权。上述专利产品,均具有重大市场潜力。譬如:商标名称为《丹凤神元》的“元宝枫”产品,在国际上被称为“神经酸”,对修补受损的神经末稍、遏制艾滋病、美容、提高免疫力等有奇妙的效果。“神经酸”产品最先是由美国从鲨鱼脑中发现和提取的,而全世界只有中国独有的一种枫树被发现可以提取该产品。

需要说明的是,每年3·12植树节习近平主席亲自种植的就是该树种。该植物从根茎到树叶都有巨大的医药和健康价值。“神经酸”在国际市场上每公斤价格高达30万美元。而由于汝康公司的该专利产品是从中国特有的树种中提取,价值远远低于国际市场。

案发前,吴红庆已经策划在国际市场上市,如果不是丹阳市公安局对吴红庆及公司全部高管采取了强制措施,该产品已经以压倒性的优势取得国际市场的认同。

2、 汝康公司的经营模式先进,并不违反国家刑事法律,虽然存在经营管理和吴红庆处置民事纠纷不当的问题,但不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或集资诈骗行为:吴红庆向著有《消费资本论》的学者请教后,以与消费者签订《消费回馈协议书》的销售模式进行促销:

其一、消费者通过签订协议并且支付对价1·5万元取得汝康公司相当于4·5万元的系列销售专利商品。协议约定:消费者可以一次性拿走全部商品,交易完成。

其二、消费者也可以拿走其中的1·5万元的商品,其他价值三万元的商品,委托汝康公司进行销售,汝康公司扣除管理费,按照销售利润35%以现金分期返还给消费者,直至返还扣除管理费后的相当于3万元货款为止。

其三、如果消费者寄卖的商品没有在约定的期限内卖出,那么双方约定,商品属于消费者的,由消费者自行处置。

上述营销模式,显然是为了鼓励消费。同时,消费者以已经属于自己的商品委托商家寄卖的方式,事实上是使私人存款的所有人变成了汝康公司的经营参与人。

我们国家有一百多万亿私人存款,公民的私人存款的存款利息充其量不高于1·2,而通货膨胀率远远的高于存款利率,曾经以“理财”名义的非法传销、集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放高利贷的资金二道贩子活动猖獗,导致民众的怨声载道,引发了社会不稳定事件。

汝康公司的经营模式,事实上是商家减少销售环节,直接面对消费者,从而将节省的资金损耗分享给消费者的双赢行为,是盘活民间私人存款,使私人存款资本化的过程。同时由于汝康公司的产品是公司享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新生商品,具有巨大的市场潜力。除了给国家创造了巨额税收外,还启动了民间资本,改善了民众的收入,消除了民怨。该经营模式,在中美贸易大战尖锐,极需拉动内需的情况下极据意义。

一度被江苏省执法机关情同一致的指控为“价高质次”的汝康公司的系列产品,经过有关汝康公司局部案件的开庭审理,所谓“质次”的一致说法,已经被辩护人列举证据和国家行政文件驳的体无完肤。

而所谓“价高”的说法,完全是执法者对于市场经济的无知的随意性的说法,执法者的“无知无畏”已经令商界贻笑大方。

吴红庆的辩护人说:司法人员根本无权在国家物价局的权限范围内指手画脚。但是,在汝康公司案件上,几乎所有司法人员全部摇身一变成为了物价裁判员。某些人对国家物价体系一窍不通和执法地位的错位,是司法界的重大耻辱。

为了说明国家价格体系的合法性,仅拿酒类产品来说,茅台酒在初酿成可以直接饮用的“毛酒”时,一市斤为25元。经过灌装、打制商标、包装、仓储、一次批发、二次批发、重复仓储、物流、行政监管、纳税、广告等系列管理,茅台酒到消费者手中已经高达2000多元一市斤,茅台酒厂两万员工,养活了全国几千万人,为国家创造了来自于国内外的巨大财政收入。

汝康公司的系列产品,以享有国家专利的氨基酸酒为例,处于“毛酒”的散装状态时,相当于23元一市斤,根据行政执法惯例,专利产品零售价可以为成本价的二十到四十倍。而事实上汝康公司系列专利酒品的质量和评价不但有口皆碑,价格根本达不到执法者信口开河的所谓“价高”。可是由于无知,司法人员摇身一变成为了物价行政执法者,信口开河的称汝康公司的产品“价高质次”。执法者任意潜越国家立法权,严重的违宪行为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吴红庆的辩护人说:公安机关、检察机关、人民法院权力很大,但是权利再大,也不能违背国家宪法赋予的权力限度,不能越俎代庖到可以取代物价局的权力。事实上,通过二维码就可以了解汝康公司行政许可备案的全部信息。公检法机关凭什么超越国家宪法赋予的权限,违背行政执法机关的意志,做出没有权利依据的认定?

直到今天,吴红庆案起诉到法院18个月以上,一审五次通知延期审理,两次没有通知的“黑不提、白不提”延期审理。200多本案卷材料,至今为止连汝康公司系列商品的一本知识产权证书都没有,对被告人有利的证据概不纳入案卷材料,一心一意的追求被告人有罪。

二、 丹阳市公安机关等一拥而上剿灭汝康公司及代理商的动机被控告为是为了掩盖涉嫌重大腐败内幕:

本栏目组在向吴红庆的辩护人调查过程中,郭永昌律师坦言一开始即发现了丹阳市公安局刻意掩盖案情真实相的重大程序违法行为,并且通过司法影响,对汝康公司人员、代理商进行有罪判决:

1、 在侦查过程中,以丹阳市公安局为首的侦查机关故意只调查汝康公司收取消费者的资金情况,不调查汝康公司对广大消费者供应商品的合法性、数额、价值,并且一律将给消费者的销售利润分享定性为对非法吸存行为的“返利”行为。这样,就把买卖关系歪曲为只有收取资金的行为,没有对价关系的行为。

2、 其他公安机关紧随其后,纷纷围剿汝康公司的代理商,乘机对涉案人极尽敲诈勒索的强取豪夺的行为:

无锡市梁西区公安分局某派出所,在汝康公司代理商黄亚萍没有犯罪证据、亦没有现金可以收缴的情况下,竟然将黄亚萍的女儿饶语佳和法国丈夫的共同合法财产3700万冻结。冻结令上虽然写的是冻结黄亚萍的帐户,在银行违法配合下,帐号不惜手书为饶语佳的帐号,串通一气作弊。刑侦人员逼迫黄亚萍“承认”饶语佳帐上的钱,就是黄亚后的萍的钱。

而且,该案刑侦人员跑到丹阳市看守所提审吴红庆,拿着事先制作好的对黄亚萍十分不利的讯问笔录要吴红庆签字,被吴红庆断然拒绝。

3、 发现丹阳市侦查机关隐瞒汝康公司收取的属于消费者的巨额资金的真相:

2018年1月,在镇江市检察院以吴红庆涉嫌集资诈骗为由向镇江市中级法院提起诉讼时。辩护人向人民法院提交了对有关汝康公司经营期间的资金进行全面审计的申请。郭永昌律师说:之所以向法院提交《审计申请书》,是辩护人已经发现了侦查机关对该案侦查过程中的重大程序违法和在侦查过程中为了追求被告人有罪的结果的重大程序作弊行为,所以不希望由侦查机关指定可能靠与侦查机关长期合作生存的审计机构进行审计,而是寄望于人民法院通过摇号程序选择审计机构进行审计。

但是在没有征求和告知辩护人的情况下,该审计活动又被交由侦查机关操纵与其长期合作的审计机构进行了审计活动。使辩护人连提起异议的机会都没有。

审计报告》产生后,辩护人发现了重大疑点,向镇江市中级法院提起异议。在法院主持下,审计人员竟然理直气壮的说涉案的部分银行卡“与本案无关,不纳入审计范围之内”。虽然同意很快出具一份补充审计意见,但是从此泥牛入海无消息。

辩护人以正式文件向法院提出:审计机构的职能是负责披露财务真相和认定财务行为的合法性,没有权力替公诉机关、辩护人、人民法院发表和认定财务证据的关联性的意见和掩盖财务真相。根据《审计报告》,已经与检察机关的《起诉书》认定的“集资”额大相径庭。侦查程序又基本上证明了吴红庆等人没有个人侵占和挥霍行为,那么这些巨额资金下落不清的问题是怎么造成的?涉及到该案的始作俑者是谁和案件性质的问题,也涉及到分布于各地的代理商(店长)是否替罪羊的问题,甚至可能涉及到重大腐败内幕问题,不是一纸《判决书》能够对民众做交代的问题。

以扬州市为例,公安机关坚持在侦查过程中只查汝康公司及代理商收取了消费者多少款项,不查消费者收到了多少商品,理由是汝康公司供应的商品“是犯罪手段”或者是汝康公司的“犯罪工具”。当辩护人指出,公安机关、检察机关只有权认定犯罪嫌疑人,任何人未经人民法院判决不得被认为有罪,无论对被告人有利还是无利的案情都不得掩盖,即使公安机关认为是“犯罪手段”或“犯罪工具”,鉴于公安机关只能认定犯罪嫌疑人而无权认定是否有罪,也必须查清和披露“犯罪工具”的数额、价值和属性。辩护人的观点竟然被所有判决“回避”审理和反驳,坚持做出有罪判决。

郭永昌律师说:判决书对辩护人主张的重大案情、指出的程序违法意见,采取“黑不提、白不提”的不反驳的“冷处理”的方式湮灭的行为,实在令人瞠目结舌。

对于汝康公司的代理商、资深中共产党厉沂的一审判决完全回避辩护人指出的侦查程序违法、重大事实不清的问题,做出漏洞百出的判决,而进入二审程序后,二审法院只派出了一位对此案没有独立执法权的助理法官同上诉人谈了一次话就仓促维持了原判。当家属提出质疑后,审判长竟然理直气壮的怪罪辩护人不去同法官“沟通”,辩护人称:难道同法官“沟通”是法定程序吗?

就在2019年7月30日,扬州仪征区法院再次开庭恢复法庭调查时,辩护人列举了证据、发表了完整的代理商、被告人张玲无罪的辩护意见后。没想到,法庭宣布休庭15分钟后,当庭宣布判决,仅宣读文字就远远超过15分钟,直接证明了辩护人在还没有举证和缘引法律依据论证被告人无罪的情况下,有罪判决已经被“内定”了。那么开庭审理走走过场是欺骗国家呢还是欺骗当事人?



直到一审判决做出,还没有按照法庭的要求“通知”辩护人在开庭笔录上签字。

辩护人称:在有关江苏汝康公司案件上,公安机关通过绑架司法,已经形成了公检法情同一致的违反程序,试图抱着“法不责众”的心理抱团抵制国家立法的统一性的局面。即使这样,来自于广大消费者的巨额资金的下落不明的问题仍旧不是一纸判决可以掩盖的。

法律援助栏目组将继续关注该案的进展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