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法援精英

29岁过世,中国古代女科学家火遍西方,传奇人生堪比“穿越神剧”…

时间:2020-06-27 21:52:16 来源: 编辑:华星卫视 阅读:

哪怕是封建与男权鼎盛的时代,

女孩,也可以突破重重阻碍,

翘首仰望星辰。

东方奇女子

当朋友圈被日环食刷屏之际,

INS等国外社交网络上刷屏的,

却是一位穿着汉服、拿着望远镜的中国古代女子。

汉服与望远镜,

看上去似乎有些“不和谐”,

却是她的标配。

她没有清晰照片,

艺术家们就纷纷拿起画笔、佐以想象,

来表达对她的敬意。

儿童科普读物《STEM界的女超人》中,她的出生和死亡,成了重点标注的“大事件”;

美国畅销书《勇往直前:50 位杰出女科学家改变世界的故事》中,她的出场顺序被排到前三;

美国数学教授Talithia Williams出版的《数学的力量:数学的反叛女性》中,盛赞她在数学上的贡献;

全球最权威科学期刊《Nature(自然)》把她评为“为科学发展奠定基础的女科学家”…

甚至,当你偶尔无聊,抬头仰望夜空时,还能在宇宙中看到她的名字——在遥远的金星上,有一个小小的陨石坑被命名为“Wang zhenyi”,让这位女性在艰难环境中追逐星空与真理的身影得以永恒…

在国外声名显赫的同时,

国内的民众却对这位奇女子一无所知。

中国古代女科学家王贞仪,

究竟创造了怎样的传奇,

竟成了全世界女性争相歌颂的榜样?

王贞仪生活在200多年前的清朝,幼年正值康乾盛世,江南一带的风气又更为开明。最幸运的是出生于书香门第,使得她打小就能在书堆里摸爬滚打。

别的女孩过年时要脂粉首饰,她却一伸手就要了一柜子的古籍,哪怕爷爷出数学题刁难,也轻松应对尔后如愿。

爷爷教天文,奶奶教诗词,爸爸教医术。他们知道贞仪不能科考做官,不能传宗接代,不能光耀门楣,却仍愿不顾世俗眼光,给予她知识、理解与爱。

勤于汲取养分的王贞仪,8岁就能作诗,11岁能写一手好文章。

这位童年顺遂的大小姐,本可以安安分分,以传统的“才女“之名觅得良胥、在闺中相夫教子,然后淹没于历史长河里。

然而,从父亲决定带着小贞仪朝着长白山千里奔丧开始,故事就变得不一样了。

王家祖籍安徽,因祖父在金陵(南京)为官而举家迁徙,在南京生活了很多年。直到为人耿直的祖父得罪了上司,被调职至吉林后病逝,小贞仪一下从温风和雨的江南,被带入了迅雷烈风的东北。

住在吉林的4年时间,她埋头苦读祖父留下的75柜藏书,还要跟着蒙古将军的夫人学习马术骑射,在草原留下“发必中的,骑射如飞”的英姿。谁说女孩只能深闺女工?我偏要策马如风!

16岁,父亲开始带着贞仪四处游历行医,见过黄河长江在烈日下奔腾,也曾在静谧洞庭夜泊,看壮士在秦淮竞渡,也看圣贤在岳阳楼留下的诗歌。

亲身用脚步丈量过,才能将山海装进心中。

18岁的王贞仪,已像一位将领般恣意且豪迈,胸中有万千抱负: “足行万里书万卷,尝拟雄心胜丈夫!”

18到24岁,王家又重新回到南京生活,这段时间是王贞仪做科学研究的黄金时期。

因为女子不进学堂的风气,她没有老师,不明白夜晚月亮为什么会反射太阳光,只能自己翻着张衡的《灵宪》苦思冥想。元宵夜,她偶然看到镜子映出了花灯的影子,仿佛得到天启,立即钻进闺房,用极其简陋的仪器做了实验:

挂起一盏水晶灯充当太阳,用圆桌当地球,圆镜作月亮,控制吊灯高低的变化,改变圆镜与圆桌的距离,月食的成因,就这样被这位聪颖的女孩领悟了!

她欣喜地著写了《月食解》,用通俗的语言告诉百姓们月食是怎样形成的, 这是全世界最早的准确月食成因解释,由这位18世纪年仅20岁的中国少女完成。

她还每夜坚持观察天象,记录行星轨迹,写了《经星辩》正确推导金木水火土五大行星的旋转方向。

接触到哥白尼的理论后,她创作了《地圆说》,是全世界唯一一个结合宏观和微观来解释为什么人眼所见“天圆地方”的科学家。

没有科学仪器,因“影响国家气运””被帝皇严禁,还得防着被邻居看见、被街坊说闲言碎语…作为一位古代女性研究天文,其困难程度是我们难以想象的。 若不是有广阔胸襟、卓远见识,又怎能突破时代局限,去追寻看不见摸不着的科学真理。

研究天文之余,聪慧的王贞仪也学会了观察气象。邻居出门前总会问询她今日是晴是雨,她竟都能预测准确。

她轻视死读书,推崇学以致用。一看到蚂蚁从低处搬家到高处,就知道涝灾将至,赶紧通知农民们该种高杆作物;一看到白云呈鱼鳞状,没有圆锥形的雨云,又立马让农民改种早熟作物,以免受旱情影响。

彼时天文、气象皆是是皇家学问,民间不得擅自研究,她却愿凭自己的一腔热血,逆势而行。

她最喜欢的还是数学。当时的人读书只为考取功名,死读孔孟八股,几乎没人研究数学。王贞仪喜欢梅文鼎的《筹算》,只觉得自己能看懂,寻常百姓看不懂,又动笔结合西方的算术写了《筹算易知》。

当时古代中国的算术没有“角”的概念,她就写《勾股三角解》等,最终成为安徽数学学派的骨干,凭一己之力扭转整个时代的偏见。

她不觉得难吗?也难,只是百般说服自己放下笔、叹口气,然后继续朝着梦想前进,绝对不要放弃!

科学的价值观让她看到了时人的封建愚昧。

荒年时信佛的好友求她为《心经》作序,她痛斥佛道都是虚无的,与其搜刮民脂民膏、焚烧数百万钱做些表面功夫,不如把钱捐给灾民吧;

父辈说到丧葬风水,她就反驳葬在何处并不影响子孙后代的福运啊;

当时的官宦流行炼丹延年,她也毫不留情地指出丹药并无功效,炼丹皆是愚蠢…

知识分子们为中学、西学站队争吵时,她说,不必吹捧也不必有偏见,中西结合、取长补短、洋为中用,大家都是为了追求真理,中或西不过是手段而已。

离经叛道、敢怒敢言的王贞仪惹恼了不少人。

有人嘲笑她 “失闺阁本来面目”——瞧瞧你,都不像个女人了!

王贞仪满不在乎,男人女人有什么区别?大家都是人,学问不为男人而设,女人的智慧也不比男人差,学成一样有益社会。她要做花木兰、做聂隐娘, 从“待遇”上争取男女平等,从“贡献”上争取男女平等。

有人讽刺她是“一味好名的闺阁狂士”——真是个博出位的女疯子。她反而更要逆势而行,开私塾,收男徒弟,打破一切规则,让流言成了笑话。

当然也有开明之士盛赞她作为女性追求自我价值的一生:清代著名学者钱仪吉称她为班昭之后第一才女;袁枚称她的诗词“俱有奇杰之气”;《女士德卿传》评价王贞仪: “兼资文武,六艺旁通,博而能精…”

因为醉心学术、坚持真理,王贞仪做好了终身不嫁的打算。寻常女子15岁出嫁,她一研究就研究到了25岁。如此晚婚已经是破天荒,她还非要自由恋爱,选了家境贫寒但全然懂她的安徽秀才詹枚。

詹枚仰慕王贞仪的才学,甘愿为她打下手,帮助她把学术成果出书流传后世。王贞仪的第一部学术著作《德风亭初集》便是在夫妻二人通力合作下完成的。

只是贫苦的生活终究无法支持这对夫妻继续研学,婚后仅4年,王贞仪便因为常年艰苦钻研,加上操劳家务而患病去世,未留下任何子女。

一位伟大的女性,现代科学的启蒙者,追求真理的殉道者,在人生第29个春秋陨落,像流星般闪耀又匆忙。

她的手稿根据遗愿被转交给挚友蒯夫人,又被转交给蒯夫人的侄儿、再是一位南京藏书家,多次辗转后大部分著作并未刊印就失传了。

根据现有的统计,短短几年间,王贞仪在天文、数学、诗词等领域的著书共有56卷之多。这些研究成果在西方大放异彩,国内却鲜有人知。

总有这样的奇人,开化得比时代更早。如果当年,上流肯听听民间的声音,时代肯为杰出的女性注目,中国的现代思想是否会更早起步,历史是否会被更早改写…

然而,哪怕是思想开化的如今,依然有人指责舞蹈家杨丽萍最大的失败就是不婚不育,劝阻女拳王张伟丽“不要打打杀杀,做个女人吧”,嘲讽女团选秀怎么选出了“铁T”,质疑女摄影师邓璐扛得起70斤的机器吗…

不难想象王贞仪的所作所为,在当时有多么颠覆、多么惊天动地。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