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法援技巧

家属照料老人并非零成本,学者建议给予家庭照料者现金补贴

时间:2020-11-15 15:16:46 来源: 编辑:华星卫视 阅读:

家属照料老人并非零成本,学者建议给予家庭照料者现金补贴

“配偶和子女作为家庭成员,对于老人的照料帮助无需付费,但照料行为仍然会对照料者的工作、健康和福利产生影响,这是隐性成本。”11月12日在一场关于老龄社会家庭照料者的专题研讨会上,南开大学金融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陈璐说。

陈璐认为,当前我国家庭依然是赡养和照料老人的核心与基础,然而国内缺乏支持家庭照料者、保障家庭养老功能的社会政策。她建议,未来可以将现金补贴制度有序纳入正在全国试点的长期护理保险体系中,“需要获得照料帮助的老人,可以选择现金给付来补贴家庭内部成员的照料服务”。

新冠疫情突显家庭照料的重要性

据中国老龄协会2019年发布的《需求侧视角下老年人消费及需求意愿研究报告》,我国老年人日常生活照料的平均需求率为15.22%,其中半失能老年人的日常生活照料需求率为78.35%,完全失能老年人日常生活照料的需求率高达96.67%。

陈璐介绍,照料主要分为两种,一种是基于付费和签订正式合同形式的正式照料,主要包括机构照料和社区照料;另一种是无薪酬的非正式照料,包括亲属提供的家庭老年照料。

她表示,在我国,家庭一直被视为赡养和照料老人的核心与基础。随着家庭趋于小型化,传统的家庭老年照料模式正面临巨大挑战。即便如此,家庭照料依然有着不可忽视的重要性。

她指出,在新冠病毒疫情下,外部照料资源不便获得,客观上加重了家庭照料者的负担,彰显了家庭照料的重要性。“无论是日常生活还是突发事件下,家庭照料都是最为主要、稳定的老年照护照料资源。”

“老龄化本身不可怕,可怕之处在于老人失能失智,这对家庭和社会都是很大的压力,包括照护上的和精神上的。”中央民族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杨菊华说。她认为,失能失智的老年人往往需要更加专业的照护,但她也发现,社会化照护服务不足,很多机构也不愿意接收失能失智老人,“使得家庭照料依然是高龄老年人最重要的照护形式”。

建立支持家庭照料的经济补贴制度

家庭照料十分重要,但其重要性却被一定程度地忽视。陈璐说,和社会化照料服务比起来,配偶和子女照料老人无需付费,但这不意味着这种照料没有成本和经济价值。

她认为,家庭照料会对照料者的工作、健康和福利产生影响,是一种“隐性成本”。“忽视家庭照料产生的隐性成本,会低估家庭照料的经济价值,从而导致整个社会资源的次优分配。”

因此她说,我国应该正确评估家庭老年照料的经济价值,从经济角度设计家庭老年照料的支持政策时要充分考虑中国国情,如我国民众广泛将家庭老年照料视为赡养义务,不能简单照搬国外做法。

同时,陈璐还认为可以研究将现金补贴制度有序纳入正在全国试点的长期护理保险体系,给付方式可以设计为现金给付、服务给付、现金与服务混合给付三种,需要获得照料帮助的老人可以选择现金给付的方式,补贴家庭内部成员的照料服务

给家庭照料者发补贴,照料质量如何保证?陈璐建议,政府可以每年派遣专业护理人员对接受现金补贴的家庭照料进行评估,从而保证照料服务的质量。

南都记者注意到,实际上此前已有地方在探索这一做法。例如2019年,重庆市规定通过评估的重度失能人员可以享受长期护理保险待遇,这些人员可以聘请护理人员,也可以由家人护理,补助标准是每天30元。

陈璐建议,支持家庭照料的经济补贴制度可以在经济较为发达的地区先行试点,然后逐步构建适合我国国情的家庭照料支持政策。

养老的痛点和难点在农村

在研讨会上,河北省荷花公益基金会理事、秘书长刘玮则介绍了这家慈善组织在农村养老服务方面的尝试。2016年以来,荷花基金会资助社会组织驻村,开展各类敬老服务活动、培训留守妇女照护困难老人等工作,探索“妇老乡亲”农村养老模式。

刘玮介绍,目前该基金会在邯郸市永年区前马营村发动妇女组织展开帮扶照料,在平山县小觉镇王家岸试点开办“聚爱早餐厅”,“调动了农村内生力量如健康老年人、留守妇女参与项目的积极性。”她说。

杨菊华表示,养老的痛点和难点在农村,既因为农村经济上落后,也是因为农村的照料者流失严重。她认为,荷花基金会配合政府,输出资金和模式,与专业社工机构合作,培育农村自治组织,“整合了不同的主体资源,是一种非常有价值的探索”。

她认为,农村社区生产和服务是融合在一起的,未来农村养老服务还是要整合农村资源,发挥本土力量,调动自治组织的力量。

此外,杨菊华建议,社会组织应该关注在缺乏资金保障的情况下,如何更有效地总结和推广模式,从而为应对可能要面对的挑战做好准备。

南都记者胡明山 发自北京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