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法援聚焦

朝鲜四次给彭德怀司令员授勋考

时间:2020-10-29 18:51:17 来源: 编辑:华星卫视 阅读:

朝鲜四次给彭德怀司令员授勋考

  2020年10月25日,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出国作战70周年纪念日。抗美援朝战争期间,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将军以卓越的军事指挥才能,指挥中国人民志愿军与朝鲜人民军并肩作战,赢得了战争胜利。该文对朝鲜四次给彭德怀授勋的历史进行了梳理和考证。本文首刊于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主办的《军事史林》2020年第6期。澎湃新闻经授权转载,原文注释从略。

  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里,收藏着一份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兼政委彭德怀将军在朝鲜战场荣获的一级国旗勋章、金星奖章以及勋章、奖章证书。这份一级文物系1953年7月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颁发,由彭德怀夫人浦安修捐赠军事博物馆的。实际上,除军事博物馆收藏的这份一级国旗勋章、金星奖章外,彭德怀司令员还获得过三份同等荣誉。彭德怀传记组所编《彭德怀年谱》《彭德怀传》《彭德怀全传》以及军事博物馆所编《抗美援朝战争纪事》等相关资料,对朝鲜历次给彭德怀司令员授勋的记载均有若干缺失或舛误。值此朝鲜战争70周年之际,本文结合报刊、日记、回忆录等资料,对朝鲜四次给彭德怀司令员授勋的历史进行了梳理和考证。

  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藏彭德怀司令员荣获的一级国旗勋章与金星奖章

  第一次:志愿军抗美援朝一周年纪念日授勋

  1950年6月25日,朝鲜战争爆发。9月,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在仁川登陆,战争局势迅速扭转。应朝鲜劳动党和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政府请求,中共中央决定组建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鲜。10月,我国东北边防军改为中国人民志愿军,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司令彭德怀出任志愿军司令员兼政委。随后,中国人民志愿军渡过鸭绿江,与朝鲜人民军并肩作战。10月25日,志愿军与急速北上欲图占领朝鲜全境的敌军正式交战,这一天后来被确定为“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纪念日”。在彭德怀司令员指挥下,中国人民志愿军连续进行五次战役,将战线稳定在“三八线”附近地区,从此朝鲜战争进入相持阶段。

  1951年7月10日,停战谈判在开城举行。后因谈判陷入僵局,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先后发起夏、秋攻势。10月底,志愿军先后粉碎敌人两轮攻势,和谈随之在板门店重启。此时,恰逢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作战一周年。为表彰中国人民志愿军为扭转朝鲜战局所做的贡献,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于10月23日发布公告,决定授予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将军一级国旗勋章,授予立下特殊功勋的志愿军指挥员和战斗员各类荣誉勋章以及军功奖章。当时朝鲜所颁勋章主要分为国旗勋章(三级)、独立自由勋章(两级)以及战士荣誉勋章(两级),其中一级国旗勋章为最高勋章,另有最高奖章金星奖章以及军功奖章等。

  这是朝鲜第一次给中国人民志愿军授勋。当军事秘书杨凤安汇报授勋消息后,彭德怀立即表示:“我有什么功劳值得授勋的,我不过在后方作了些具体工作,这个勋章应该授给那些战斗英雄,我哪能比得上他们的功劳大。”他立即给中央发电报,提出自己不愿接受勋章。后中央复电,要求彭德怀尊重朝鲜的决定。

  《彭德怀年谱》在“1951年10月25日”条下对朝鲜第一次给彭德怀授勋进行了专门记载:“以金枓奉为首的朝鲜政府代表团,来到位于桧仓的志愿军司令部驻地。晚上举行隆重的授勋大会。金枓奉亲手将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最高勋章一级国旗勋章佩戴在彭德怀胸前,全场报以热烈的掌声。”这次授勋仪式确实是在志愿军司令部驻地桧仓进行的,不过时间应是1951年10月24日晚,而非25日晚。对此,《人民日报》记载为“中国人民志愿军出国作战一周年纪念日前夕,在前线某地举行隆重的授勋典礼”。此处报道出于战时军事保密需要,隐去了仪式举行的具体地点,在时间上则记载为“出国作战一周年纪念日前夕”。而中国人民志愿军出国作战纪念日为“10月25日”,则“纪念日前夕”必然不在25日。

  除官方报刊对此次典礼的记载外,现场文工团人员留下的珍贵记载,也可以证明是24日晚。华东师范大学教授张嵩祖曾作为志愿军政治部文工团舞蹈队队员,参加朝鲜第一次给彭德怀司令员授勋仪式。他在1951年10月24日的日记中写道:“……演出工作都准备好了,乐队也规矩的(地)坐在伴奏室里等候着开会。乐队和观众是在仝一个位置的,不过只隔一层布幕。从幕蓬(缝)中看出去,观众看得很清楚。因此在欢迎彭总司令和金斗奉委员长当中,我们演员也在后台偷看,使我们这些文工团员心里很不沉着……会议开始后,我们看见了彭总司令接受一级国旗徽章和其他战斗英雄的纪念章典礼。这都加强我们对英雄的热爱和歌颂这些英雄。花棍《唱英雄》,就在这样的气氛低(底)下演出的……”现场表演花棍歌舞《唱英雄》的张嵩祖用日记,为这次授勋留下了鲜活的私人记忆,同时印证了授勋仪式是在10月24日举行的。

  《抗美援朝战争纪事》一书运用众多档案史料,以编年体形式为抗美援朝的历史做了系统梳理。该书记载了10月23日朝鲜政府授勋决议,但对10月24日晚的授勋仪式则没有提及。据《人民日报》等资料可知,授勋典礼台正中高挂金日成、毛泽东和斯大林的巨幅彩色画像,画像左右是朝中两国国旗。典礼台两侧挂满朝鲜各民主党派和人民团体送的贺幛和锦旗,四周满缀松枝和鲜花。授勋典礼由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委员长金枓奉主持,参与典礼者还有洪箕畴、金泽咏、金天海等朝鲜党、政、军首长,各民主政党、社会团体负责人,朝鲜英雄、模范战斗员,以及中国人民志愿军观礼代表等共四百余人。

  典礼开始后,金枓奉首先宣读了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关于颁授勋章的政令,接着亲自给彭德怀将军佩戴一级国旗勋章。随后,金枓奉又给十七位战斗英雄、人民功臣授发勋章和奖章。授勋、授奖毕,金枓奉代表朝鲜政府及朝鲜人民致贺词,彭德怀致答谢词。最后,金枓奉和彭德怀司令以及荣获勋章、奖章的志愿军战斗英雄、人民功臣合影留念。授勋仪式结束后,志愿军政治部文工团表演了各种鼓舞士气的节目。由于受矿洞条件限制,晚会节目主要是小型歌舞,但演出效果不错,尤其是直接反映平时练兵场景的战士舞,受到战斗英雄代表们的欢迎。在歌曲《王大妈要和平》表演结束后,彭德怀司令员很高兴,要求再来一个。

  1951年10月24日金枓奉代表朝鲜政府给彭德怀司令员授勋现场

  1951年10月24日授勋后佩戴一级国旗勋章的彭德怀

  第二、第三次:人民军建军五周年以及朝鲜战争三周年纪念日授勋

  继1951年10月受勋后,朝鲜又于1952年两次给中国人民志愿军授勋。这两次授勋对象主要为功勋卓著的指挥员、战斗员,彭德怀司令并不在内,这也正符合他之前“勋章应该授那些战斗英雄”的想法。1951年10月重启的板门店谈判,因战俘问题而未能达成协议。鉴于敌我双方将长期处于对峙状态,志愿军于1952年5月底初步完成了以坑道为骨干、支撑点式的防御体系。次月为朝鲜反侵略战争两周年,朝鲜于纪念日前夕对中国人民志愿军进行了授勋。10月,志愿军在上甘岭地区对美方发动的“金化攻势”进行了阵地防御作战。期间正逢志愿军抗美援朝二周年纪念日,朝鲜再次对英勇的志愿军进行了授勋。1952年4月,彭德怀司令员因病离开前线回国治疗,其在志愿军的一切职务由副司令陈赓将军代理。6月,陈赓奉调回国创办军事工程学院,副司令邓华代理志愿军司令员兼政委。因此,朝鲜举行上述两次授勋典礼时,均由邓华代为出席并致辞。

  1953年初,志愿军已在阵地防御战中掌握了主动权,不但粉碎了敌军的大小进攻,而且不断歼灭敌人有生力量。2月5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致电朝鲜人民军最高司令官金日成,祝贺朝鲜人民军建军五周年。7日,志愿军代表团团长杜平代表彭德怀司令员出席在平壤召开的庆祝大会。8日,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在志愿军领导机关驻地桧仓举行授勋典礼,再次将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最高勋章一级国旗勋章,赠予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将军。

  此次授勋主要针对志愿军各位首长,同时获得一级国旗勋章的还有副司令员邓华将军、副司令员杨得志将军、副政治委员甘泗淇将军、政治部主任李志民将军和参谋长解方将军。授勋典礼由朝鲜政府内阁都市建设相金承化主持。典礼开始后,金承化宣读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关于颁授勋章的决定,随后为接受勋章的志愿军各首长授发勋章并致辞。此时彭德怀在国内主持中央军委日常工作,并继续兼任志愿军司令员,委派志愿军参谋长解方将军代表志愿军各首长致答谢词。

  1953年2月22日,美国以“联合国军”总司令克拉克名义致函金日成元帅和彭德怀司令员,要求战争期间先行交换伤病战俘。次月,我方同意该建议,并建议立即恢复停战谈判。4月26日,板门店谈判再次恢复。6月19日,彭德怀司令员从北京返回朝鲜战场,准备参加停战协定签字事宜。

  一周后的6月25日,为朝鲜战争三周年纪念日。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在志愿军领导机关驻地桧仓举行授勋典礼,将一级国旗勋章赠予司令员彭德怀将军、副司令员邓华将军、副司令员杨得志将军、政治部主任李志民将军。同时,还将各种勋章赠予中国人民志愿军各兵种、各部队在上甘岭等战役中涌现的战斗英雄和人民功臣,并将一级国旗勋章、金星奖章和“共和国英雄”称号追赠给杨根思、黄继光、邱少云、孙占元、伍先华、杨连第等六位烈士。

  一级国旗勋章、金星奖章获得者杨根思、黄继光、邱少云烈士

  此次授勋典礼由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书记长康良煜主持。他首先宣读了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关于颁授勋章的决定。接着,朝鲜内阁副首相崔昌益向中国人民志愿军各首长和战斗英雄、人民功臣授发勋章。最后,由志愿军副司令员杨得志将军致答词。他代表彭德怀司令员和接受勋章的志愿军各首长、战斗英雄、人民功臣以及全体指挥员、战斗员,向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朝鲜政府、朝鲜人民以及金日成元帅表示感谢。

  第四次:朝鲜战争停战协定签订后授勋

  朝鲜战争即将停战之际,李承晚集团破坏了刚达成的战俘遣返协议,和平再次被迫推迟。为促使朝鲜停战早日实现,志愿军在朝鲜人民军配合下发起金城战役并取得胜利。7月27日,朝鲜战争停战协定签字仪式正式在板门店举行。随后朝鲜人民军最高司令官金日成和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联名向朝鲜人民军和中国人民志愿军发布了停战命令。

  彭德怀司令员在朝鲜停战协议及其临时补充协议上签字

  抗美援朝战争期间,彭德怀司令以卓越的军事指挥才能,指挥中国人民志愿军与朝鲜人民军并肩作战,打败了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和南朝鲜军队,赢得了战争胜利。7月28日,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发布政令,同时授予朝鲜人民军最高司令官金日成元帅和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将军“朝鲜人民共和国英雄”称号,以及一级国旗勋章、金星奖章。

  7月31日下午六点,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在平壤市举行典礼,将最高荣誉“朝鲜人民共和国英雄”称号以及一级国旗勋章、金星奖章赠予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将军。这次专门为彭德怀司令员举行的典礼,隆重程度可以说是历次之最。首先由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书记长康良煜宣读授勋政令。接着,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委员长金枓奉将金星奖章佩戴在彭德怀将军胸前。这已是金枓奉第二次给彭德怀授勋,第一次正值朝鲜战争取得阶段性胜利,此次则是取得最终胜利。在全场热烈的掌声中,朝鲜人民军最高司令官金日成与彭德怀握手表示祝贺。最后,彭德怀将军代表中国人民志愿军致谢。授勋仪式结束,朝鲜劳动党政治局举行晚宴,宴请彭德怀、邓华、杨得志、洪学智、李达、李志民等志愿军领导人,共庆来之不易的胜利。

  1953年7月31日,佩戴金星奖章的彭德怀司令员在授勋现场与金日成交谈

  这次授勋典礼留存下来的历史照片较为罕见。中国革命博物馆革命文物编辑部编《纪念彭德怀同志》以及《彭德怀》画册编辑委员会编著《彭德怀》等画册均仅收录抗美援朝一周年授勋时的照片。朝鲜第二、第三次给彭德怀司令员授勋时,因其未出席典礼自然没有照片。但朝鲜战争停战协定签订后的授勋照片(参见上图),目力所及最早见诸杨凤安、王天成所著《北纬三十八度线:彭德怀与朝鲜战争》。不过该书未注明照片时间且将其作为1951年10月授勋的插图。而两人此后编著的《彭德怀与麦克阿瑟:抗美援朝战争名将对决》,则误将该照片标注为“1951年10月”。结合金日成出席授勋典礼以及彭德怀司令员所佩戴的金星奖章等历史细节可以判断,该照片是1953年7月31日彭德怀在授勋现场与金日成交谈。根据这份照片以及《人民日报》等史料可知,《彭德怀传》称金枓奉再次给彭德怀佩戴一级国旗勋章有误,当系佩戴金星奖章。

  典礼结束后,彭德怀司令员离开平壤回国。这次胜利,正如1953年9月他在《关于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工作的报告》中所说:“它雄辩证明:西方侵略者几百年来只要在东方的一个海岸上架起几尊大炮就可以霸占一个国家的时代是一去不复返了”。

  目前军事博物馆所收藏的一级国旗勋章、金星奖章,正是彭德怀司令员签订朝鲜战争停战协定,即将离开朝鲜之际,由朝鲜最高人民会议常任委员会颁发的。因此,相较前三次而言,这份勋章、奖章作为朝鲜战争最后胜利的见证物,更具历史价值与纪念意义。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