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法援聚焦

深圳华强北转型:从男人的数码天堂,到女人的美妆海洋

时间:2020-10-06 16:48:59 来源: 编辑:华星卫视 阅读:

相信一米柜台能够造就亿万富翁吗?在深圳东南部的华强北商区,这样的故事不胜枚举。

上个世纪末,凭借地理位置与人才优势,华强北很快吸引了电子产业的聚集,并一度发展成为中国电子产业的风向标。

移动互联网崛起后,多家电商平台的混战,冲击电子产品的传统购买形式,使华强北、中关村、徐家汇等一众数码城遭受巨大打击。转型迫在眉睫,嗅觉敏感的潮汕商人不断尝试各种出路,与电子相差甚远的美妆,成为发力目标。

男人的数码天堂,变成了美妆城

“迪奥999口红要20个,YSL小金条10个”、“雅诗兰黛七代眼霜再拿5个”、“科颜氏白泥面膜给我15个,资生堂红腰子要10个”……

下午5点左右,华强北的明通化妆品市场二楼,一间位于电梯口的十几平方米档口,黑压压地拥着十几名买家。掺杂在买家急促订货声中的,还有此起彼伏的支付宝、微信的收款提示音。

图/马微冰摄(明通化妆品市场,店铺门前的买家们)

在密密麻麻的档口中,各类中高低档美妆品牌陈列其中,但价格普遍比专柜售价低出许多,有的甚至低出一半。每家店铺的价格相差幅度不大,通常在5-10元之间,买家们看起来大都是熟客,他们几乎不会讨价还价,上来直接向商家报出采购清单。

在明通化妆品市场中,挎着大码黑色塑料袋、背着大容量双肩包、提着行李箱的买手随处可见。他们往往手持商品清单,在堆满货物的狭小过道中穿梭,重复着找店、询价、拿货的固定流程。

“这些都是小买家,不算什么。”一名明通市场的管理人员告诉AI财经社,来现场拿货的多数是周边的散客代购,老客户们都是线上发货,每次交易额至少在几十万元,多则上百万元。

不同于其他批发市场赶早市的节奏,明通化妆品市场从下午2点开始营业,一直到晚上11点仍有零星顾客。遇到网络订单较多的时候,他们通常要打包发单,忙到凌晨1-2点。而旁边的圆通、顺丰快递代收点工作人员也保持着同样的工作节奏,“两点下班都算比较早的了,有些站点还是24小时轮班制”。

图/马微冰摄(晚上10点半,明通美妆城后门装货卸货)

位于振华路上的明通数码城,曾是华强北四小龙之一,2000多个商户分散在A、B座。今年下半年,这里完成最后的改造,正式变身为华强北最热闹的化妆品市场之一。在华强北打拼十余年的陈梅,见证了明通转型的完整历程。

陈梅最早从事手机数码生意,近几年随着电商平台上电子产品销量的提升,实体店铺越发式微,渠道为胜的华强北商家们,订单则愈发减少。

“前几年生意好的档口,一天纯利润几千块是有的,现在很多档口一个月才挣几千块,不转型就是等死。”陈梅粗略估计,如今转型化妆品行业的商家,有八成都是之前从事数码行业的商户,包括她自己。

陈梅记得,三年前就有同行转型做化妆品,彼时华强北的美妆产业刚起步,投入二十万元就能在明通二楼开一个档口。现在形势大不相同,随着明通化妆品市场改造完成,一些大型商家入驻,明通化妆品集聚地的名气日盛,客流量极速上涨,“一年时间,档口的租金上涨了数倍。”

如今,一间10平方米、位于明通一楼的档口,月租金在6-8万元左右,并且需要押二付六,预交半年租金。如果再算上两到三名店员的人力成本,开一个档口的成本至少需要50万元。

不仅租金高昂,就连明通数码城的热销档口转让费,也被炒到了100万元以上。

AI财经社发现,华强北美妆城的很多商家,对自己售卖的产品性能并不熟悉,只知道品类名称和价格。“产品功效了不了解不重要,只知道这是一种渠道流通的货物,有市场需求就够了。”陈梅解释说,在明通,每一天,每家店铺、每款商品的价格都会有变化,商家基本上很少压货。“每一天甚至几个小时后,有的价格就会变,我们挣的就是渠道钱,每单只挣几元,囤货就是给自己增加风险。”

华强北速度

明通数码城的成功转型,让众多手机商家对未来看到一线生机。附近各大卖场闻风而动,纷纷在今年对档口进行改造,并面向化妆品商家进行招商。

8月28日,扩建后的曼哈美妆广场B座开业,与明通美妆城的距离不超过1公里。另一侧龙胜化妆品市场的两层改造,也是在一个多月前完成,目前已经有200多家商户入驻。紧挨明通后门的远望美妆交易中心,也将两层店铺改造为进口美妆区。

9月16日,位于华强北步行街的女人世界美妆一层急吼吼地开业,二层则推迟到10月1日前后迎客。与之一路之隔的万商电器城,也正在将一、二楼改造为美妆区,由于装修尚未结束,原本计划9月试营业的一楼,将推延至10月11日开业。

图/马微冰摄(华强北万美美妆城)

这些改造晚于明通的大楼,租金比后者低出很多,多数档口几千元就能租到手。但AI财经社拨打了几处美妆城的招商电话,对方均表示,招商在几天内就已经爆满,目前暂无空席。若想要入驻,则需等待半年后的下一批名额,或者寻找有转让意向的商家。

“华强北的速度就是这样,当外界只是感觉到一点点动静,这里早已经有千万商家挤进来了。”陈梅感叹。

变革太快,以至于远望美妆城临街拐角处那家装修前卫、客流量密集的OPPO旗舰店,也在美妆城的一刀切改造中,逃不开被替代的命运。而一名远望美妆城的工作人员记得,醒目的远望通讯数码灯牌在今年5月刚做好,那时大楼还是主做数码行业;没想到短短几个月后,两层商铺就被改成了美妆区域,徒留商场入口华为售后深圳分部的醒目灯牌,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这种反差无处不在。手机数码时代的辉煌印记,依旧通过“明通数码”、“曼哈数码广场”、“远望通讯配件城”、“龙胜配件城”等未及摘掉的灯牌和路标,提醒着过往人流。

图/马微冰摄(被美妆广告覆盖的明通数码)

“有人来,有人走,来来往往是市场永恒的主题。OPPO旗舰店走了,远望美妆来了,紫荆城美妆走了,紫荆城食品中心来了。”华强北电子元器件商家沈阳近日就在微信朋友圈上发了一条颇为感叹的信息。

“我们这行属于重资产行业,这两年手机数码产品的去库存压力大,大家都在尝试转型做复购率高的产品。”手机经销商郭凡则对变化看得很淡。受疫情影响,今年华强北到3月才正式恢复开市,商业区的人流量锐减,多数商家都是在艰难支撑。

为了生存,郭凡也尝试过美妆领域。“数码行业本身利润就低,之前一台手机挣几十块,现在能挣五块,我都愿意。”郭凡认为,手机与美妆的生意模式差不多,严格来说并不算多大的跨界——只是换了一种产品,人员也差不多,“电子数码产品卖场总是要转型的”。

不过目前华强北转型的最大困扰,是更改记忆标签。手机时代“山寨机”的负面印象,成为华强北转型的羁绊。比如大力革新推出的美妆城,被质疑存在“假货”问题。有顾客反映,在其购买的产品,官方不承认货品是自己正规渠道流出,也不予以验货。

由于渠道比较复杂,这里甚至催生了一些“灰色”服务。“可以支持更改寄件人地址,商家发货一般填罗湖口岸。”一位业内人士透露,流入华强北的国外化妆品,有些是从海南免税店拿货,也有部分是“水客”带货。

对此,华强北的管理者正在做出努力。在明通、曼哈等已经开业的大楼内,处处张贴着“假一罚十”的标识,还有带有店主手印的经营责任书。

商户们还发现,执法部门近期不断传出捕获走私人员的信息——这些都是加强市场整顿的信号。

华强北为何总能矗立潮头?

与华强北几乎崛起于同一时代的北京中关村电脑城、上海徐家汇太平洋、郑州百脑汇等数码城,都已风光不再;唯独华强北,在各个标签中切换自如。

这个占地仅1.45平方公里的商圈,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但却总能成为某个品类的全球交易中心,并由此矗立潮头。关于数码城的转型话题,多年前多个城市都有提及,但华强北似乎是转身最快的一个。对于习惯捕捉风口的华强北商家而言,商机似乎无时不在。

AI财经社了解到,在转型美妆产业之前,华强北商家也进行过多轮探索,其中一些手机数码商户,曾投身新兴的电子烟产业。在电子烟风头正盛的时候,上千家品牌汇聚在华强北,大多数以出口为主。

图/视觉中国(深圳某电子烟展会)

“去年下半年突然多了很多档口,还经常见到外国人,有不少是从印尼、巴基斯坦过来的。”电子烟经销商沈亮估计,华强北有80%的电子烟都是销往海外,“之前就有听说过电子烟,但因为政策不明确,大家一直不敢进场。”

这期间,有两个时间节点对电子烟玩家产生影响:一个是2019年9月,美国多个城市宣布加强对电子烟的管控;10月,国内出台管控政策,禁止线上销售电子烟。

电子烟行业被浇了一头冷水,但这也给依靠线下渠道的华强北带来一个时机。沈亮说,“那时有很多厂家和品牌都来华强北找档口,包括一些不太知名的品牌。”

但就在沈亮们刚看到电子烟行业的新希望时,疫情又来了。这使得电子烟的线下发展再次出现停摆,许多电子烟品牌败退出局,沈亮也在疫情后离开了深圳,“华强北的很多电子烟厂家都转行了,目前仅剩的几家订单也很少,都是在做(解决)方案。”

在电子烟之前,华强北的另一个风口与“挖矿”有关。大约在2017年前后,最早一批从事计算机芯片的商家,有部分人转向了矿机显卡生意。“2019年达到最高峰,最火热的那阵子有100多个档口,顾客中很多都是国外的买家。有些生意比较大的,早已经实现财富自由。”矿机经销商高勇告诉AI财经社,“华强北可以称得上中国最大的矿机交易中心,但是近两年少了很多,赛格电子市场的办公室都空了一大半。”

随着近两年比特币价格低迷,挖矿得到的回报与投入的成本无法相比,买矿机的“掘金者”一去不返,华强北的矿机生意也由此跌入谷底,众多经销商默默离场。

经历连续几轮赶潮、退潮,华强北商家相比之前更加谨慎。产业集聚与产业贯通是华强北的极大优势——在数码的高光时代,坊间甚至有传言称,只要品牌手机的发布会一结束,华强北立马就能模仿出同样功能的手机,从电子元器件、软件、组装、渠道到销售,华强北沉淀了一条完整的产业链。

如今声势浩大的化妆品改革,也开始显露出这样的趋势。首先是在明通,物业管理方为了方便商家,特意定制了一款“明通找货”的小程序,其中的商家信息、货品详情以及价格,都能一目了然。还有紫荆城与曼哈商业广场,都在推广带有市场报价功能的定制小程序——小猪找货。

华强北不仅为美妆转型定制“工具”,还会延伸产业链,比如将直播元素加入其中。改造后专注化妆品的“女人世界”,在一楼设立了直播中心,从事培训教育、电商主播孵化、代理运营等业务。新开业的曼哈B座一楼,也有网红直播;而宝华大厦C座外的巨大屏幕,也将作为网红直播带货的载体,全新亮相。

图/马微冰摄(宝华大厦直播带货海报)

已经拥有美妆生意的郭凡,近期又在与曼哈商业广场相邻的紫荆城大厦二楼,盘下一个新档口,将重心转移到进口食品领域,理由是食品可以再搏一搏。“就像之前大家都小看化妆品,现在冲进来这么多商家,发展多好?但化妆品行业已经有大商家在掌控,并且涂在脸上的产品,经常会被人拿来比较。相对来说,食品只用考虑口味,抢先入驻或许更有优势。”

紫荆城曾是与明通同时期改造为美妆城的商厦,由于明通在美妆市场中的寡头效应明显,紫荆城转而另辟蹊径,准备打造为首个全球食品交易中心。郭凡听说,从美妆转为食品交易后,紫荆城三天就招商全满。

看起来,与郭凡思路相似的商家不在少数——没有人敢把鸡蛋放到一个篮子里。紫荆城进口食品区的档口转让费,也开始跳涨。AI财经社走访发现,紫荆城一处二楼档口的转让费,上午还是12万元,下午便已经被炒到了15万元。

美妆之外的下一口风口似乎就在这种商家的“直觉”中酝酿。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陈梅、郭凡、沈亮、高勇为化名)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