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法庭内外

湖南慈利姐妹为父追凶25年,杀人嫌犯及其姐明日同堂受审

时间:2020-11-16 17:04:39 来源: 编辑:华星卫视 阅读:

11月16日,上游新闻(报料微信号:shangyounews)记者获悉,湖南慈利姐妹25年为父追凶一案将于11月17日在湖南张家界市中院开庭审理。张家界市检察院副检察长刑国锋将作为公诉人,向法院提起公诉: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张登攀刑事责任,以窝藏罪追究张登攀姐姐张元春的刑事责任。

上游新闻此前的《杀父凶手在逃25年,追凶姐妹因护坟冲突被嫌犯家属告上法庭》报道显示,1994年父亲张国恒被杀后,张家人追凶脚步从未间断。刚开始,是母亲带着张阿丽(化名)、张阿琴(化名)姐妹俩追凶。1996年母亲车祸身亡后,伯伯和舅舅带着姐妹俩追凶。2002年,20岁的张阿丽接过追凶接力棒,带着16岁的妹妹张阿琴从北走到南,寻找那个个头一米五左右、脑袋上有疤痕的张登攀。

▲11月16日,张阿丽(右二)姐妹俩及其代理律师在法院门口。图片来源/当事人供图

此事经上游新闻等媒体报道后,张家界、慈利两级公安机关高度重视。2019年9月29日,张登攀在广东云浮落网。

张阿丽、张阿琴姐妹说,相信法律会给她们公平。待审判结果下来后,她们会把判决书烧给父亲张国恒,以告慰父亲的在天之灵。

▲2019年9月29日,潜逃25年的张登攀在广东落网。图片来源/家属供图

杀人潜逃的弟弟,窝藏嫌犯的姐姐

由张家界市检察院作出的湘张检一部刑诉(2020)1号起诉书,详实还原了这起26年前命案的经过。

经查明,1994年7月2日早上,张登攀的父亲张西卓与邻居张锡兵在慈利县洞溪乡洞溪村清水堰稻田边因引水灌溉问题发生争吵。后张西卓拿着杀猪刀前往清水堰田边,张登攀与其母亲鲁兰浓见状,先后朝田边走去。途中,张登攀见张国恒拿着锄头往其父亲所在方向走去,担心父亲张西卓打不赢,遂返回家取了一把杀猪刀。

张西卓走到田边发现张国恒将水沟里的水引向自家稻田后,拿着杀猪刀朝张国恒挥舞,张国恒用锄头抵挡。交手过程中,张国恒将在二人中间扯劝的鲁兰浓打伤,随之逃跑。张登攀见状,遂去追赶张国恒。随后,两人在张锡兵的稻田里扭打,张登攀用杀猪刀朝张国恒身上乱捅乱刺,致其死亡。

经鉴定,张国恒系他人用单刃锐器多次刺击造成急性失血性休克死亡。

起诉书显示,案发当日,张登攀得知张国恒死亡的消息后,逃至湖南省宁乡市资福乡其小姨鲁明英(现已去世)家中,后被其姐姐张元春接至广州。张元春明知张登攀是犯罪逃匿的人,仍为其提供隐藏住所、财物,帮助张登攀找工作、联系鲁明英给张登攀办理户口登记。

2019年,张元春在得知公安机关又在调查张国恒被杀案后,仍提醒张登攀注意行踪,帮助其隐藏。2019年9月29日,张登攀在广东省云浮市新兴县被民警抓获。同日,张元春经民警电话传唤到案。

▲2019年8月13日,张阿琴在父亲张国恒的坟前哭泣。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牛泰

被“洗白”的身份,受处分的民警

从1994年案发潜逃到2019年落网,张登攀整整逃了25年。

2019年8月,慈利县公安局分管刑侦的副局长向上游新闻记者介绍,案发后,公安机关能够使用的侦查手段非常有限,此案一直没有进展。但警方没有放弃追凶,还曾抓到一个同名叫张登攀的男子,但不是作案的张登攀。“从未放弃对他的抓捕,但他像个幽灵一样。我们笃定他的身份被‘洗白’了。”

1977年12月出生的张登攀,‘洗白’的身份变成了1984年出生的“张鑫”,这个身份是他花1000元买来的。

张登攀落网后供述,其在小姨鲁明英家中躲了10多天后,就被张元春接到广东。前几年和张元春同吃同住。“早几年,我一直问我姐姐要钱。后来,我进厂打工有了积蓄,没找她要钱了。2010年,我买房时,她还借了我5万元,给了我5000元。”

张登攀称,2007年左右,他通过张元春再次联系上湖南宁乡的小姨鲁明英,想让她帮忙办个户口。2008年,鲁明英回话“管得不严,可以办。”此后,张元春来到宁乡给了鲁明英1000元。

拿到“张鑫”的合法身份证后,张登攀回到广东云浮。同年,以“张鑫”的身份登记结婚并生子。

上游新闻记者获得的案卷材料显示,针对张登攀在湖南宁乡成功办理“张鑫”身份证一事,2019年,张阿丽和张阿琴姐妹举报宁乡市公安局户籍民警滥用职权。随后,宁乡市相关部门分别给予几名涉事民警和派出所所长党内警告、诫勉谈话等处分。

▲起诉书称,检方将以故意杀人罪追究张登攀刑责,以窝藏罪追究张登攀姐姐张元春刑责。图片来源/家属供图

25年的艰辛追凶路,93万元的赔偿金

张阿琴姐妹的代理律师、河南豫龙律师事务所律师付建向上游新闻记者介绍,张登攀作案时年满16周岁,未满18周岁,刑法规定对犯罪时不满18周岁的,应当从轻或减轻处罚。但张登攀犯案后更改户籍信息、潜逃多年,无悔罪之心,希望法院考虑这一从重情节,判处其无期徒刑。

11月16日,张阿琴姐妹俩向上游新闻记者介绍,她们提起了93万余元的刑事附带民事赔偿金,其中包括死亡赔偿金79万余元、精神抚慰金5万元、医疗费、交通费、误工费等9万余元。

张阿丽、张阿琴姐妹说,追凶25年,凶手落网后又等了一年,开庭的日子终于来了,相信法律会给她们公平。待审判结果下来后,她们会把判决书烧给父亲张国恒,以告慰父亲的在天之灵。

上游新闻记者 牛泰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