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法庭内外

中关村大卖场里最后的“钉子户”:房价都涨了20多倍,我凭什么让给你

时间:2020-10-15 17:17:57 来源: 编辑:华星卫视 阅读:

中关村电子大卖场“终场谢幕”。鼎好大厦50年产权,他们原以为可以干一辈子的,结果才17年就要搬了。

中关村鼎好大厦。

2020年10月,位于北京中关村的鼎好大厦正式关闭,进入停业装修阶段。鼎好曾象征着中关村电子卖场的巅峰。它的关闭,宣告了一个时代的结束。而这里的人们,正经历着阵痛。

9月,鼎好大门紧闭,客流为零,但大厦四楼一片灯火通明,200多个铺主仍驻守在这里,成为了“钉子户”。

王自超 47岁 河南人

入驻鼎好17年

主营电脑配件

王自超与自己的商铺。

“2002年,我买下了这个铺位,当时的价格就已经是每平米两万八了。18年过去了,大厦收购方想用四万元的价格收过去,但你看中关村的房价都涨了多少倍了?”

世纪初,中关村电子市场规模达到顶点,形成了以海龙、科贸、鼎好、E世界等9家大型电子产品卖场为主导的市场格局。

王自超还记得18年前,鼎好大厦的铺面开始认购,排队的商户挤爆现场,许多人因没有买到铺位而懊恼不已。

那是中关村最红火的一年,也是他和妻子北漂生活转折的一年。

8月,大厦关停通知。

2002年以前,王自超干过不少工作——快递员、接线员、公司杂活儿......但都不长久,从一个工作飘到另一个工作,完全没有方向。

从朋友那得知鼎好大厦开放铺位的消息后,王自超和新婚不久的妻子咬咬牙,从银行贷了款,花费24万元买下了9平米的铺位。

自此,妻子坐镇鼎好铺位,专卖电脑配件,王自超则在外面奔波,干复印机维修。

2008年,孩子出世,妻子专心带娃,王自超从妻子手中接过生意。2016年,妻子带着孩子回河南老家,王自超便独自一人在京工作。

不管家庭生活如何变动,这个家庭总算在中关村拥有了一席之地,背靠着电子大卖场的红火稳定了下来。

“50年产权,原以为可以干一辈子的。结果才17年就要搬了”,王自超感慨。

陈国开 50岁 福建人

入驻鼎好17年

主营网卡

陈国开与自己的商铺。

指望着靠铺面活一辈子的,还有陈国开。

当年他从老家赶来北京,买了这个正对电梯的“旺铺”,开起了主营网卡的夫妻店。

2020年,他50岁,离上班族的退休年龄还有十年,但要再重新转行,也不大可能。对于未来,他不敢想,“我们年纪都大了,但两个孩子都没成年,一家子人以后靠什么生活呢?”

2020年,新冠疫情与停业消息同时笼罩在鼎好大厦上空,大厦顺势关闭了。租铺面的人早就搬走了;铺面位置太偏的也接受了购买价,早早做了打算。

留下来的这两百多个铺面处于中心位置,商户对价格都不满意。

空旷的鼎好。

冷清的日子过了大半年,驻守的商户们都准时来到铺面,希望与其他“钉子户”抱团取暖,一起商量对策。

他希望留守的商户们能商定一个大家都能接受的收购价格,好一起去跟新的大厦业主谈。但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每个人的家庭情况不同,想法也不同,“有的人可能同时在找别的出路,有的人可能最后会无奈接受,但我还是想争取一个好价格”。

还有一个选择是“共同经营”,也就是大厦征用商户们的铺面,每月付租金。但王自超说,没有人会同意这个方案。

2006年,王自超夫妇曾动过在北京买房的念头,但当时他们还有大笔购买铺面的贷款没还,只能作罢。

花了十年还完贷款后,北京房价也涨到他们轻易买不起了。

如今,妻子孩子都生活在河南老家。尚未争取到的利益,成了王自超留在北京唯一理由。

范喜园 44岁 东北人

入驻鼎好17年

主营音响设备

范喜园与自己的音响铺子。

范喜园张贴了一张通红的“严正声明”,用加粗体写出:“我的产权铺位拒绝任何形式的强买强卖,未经本人许可同意,拒绝以任何借口,任何形式单方面改变铺位现状。”

2001年,范喜园以每平2450元的价格买了回龙观的一套房子,第二年购买了鼎好铺面,单价是房价的十倍。

而现在,回龙观的房子涨了20倍,铺面却只能以不到两倍的价格给收购方。

“这一笔帐算下来,我过不了心里这关”。

范喜园在二十出头的年纪就踏足音响行业,一开始给人看店帮工,很快就决定自己单干。丈夫负责配送、调试和维修,她则一路紧抓营销。

范喜园说,这个声明只是一种态度。

2008年是转折点。那一年,网购崛起,销量眼看着从线下转移到线上,她开始同步打理网店。这两年,她又忙不迭制作短视频和直播,只希望能赶上时代的步伐。

数个网店吸引网上购物,一个实体铺面继续服务老顾客,范喜园的敏锐和努力赢得了回报。“生意还是能做下去的,日子也能过下去。”

然而,疫情来了,大厦封了,顾客不得进入鼎好大厦内部,范喜园的生意订单比去年锐减了一半。

“为了干下去,我该尝试的都尝试了。但现在政策上不支持大卖场,大厦也要关闭了,我能有什么办法呢?”

其实,变化早已开始。

2013年,北京市海淀区政府发文,提出“鼓励中关村西区电子市场主办方引进科技研发、科技金融、科技中介、创新要素等符合中关村西区业态调整要求的、能为海淀区做出较大区域贡献的企业”;

2011年太平洋电子数码广场首先退出市场;

2015年中关村e世界关闭;

2016年,经营了17年的海龙电子城停业;

2018年,硅谷电脑城开启了清退工作。

如今,轮到了鼎好。

段振东 44岁 河北人

收货员

来中关村1年

段振东在装货。

段振东是中关村的新人。疫情期间,他从老家来京,成为一家小型物流公司的接货员。

每天下午2点开始,他就站在科贸楼前的天桥下,等着商户给他货。到晚上9点,货车一来,他就把货装车。

货物大多是碎纸机、复印机、办公室耗材等,全都发往张家口一带。

曾经,中关村是整个中国北方最大的电子产品集散地。如果时间倒回十年前,这儿是一片火热——拉客的,运货的,做物流的......人、车、货物常常挤作一团。

而现在,整个中关村地区只有科贸电子城楼下,还残留着一点当年的景象。

虽然没领略过中关村当年的辉煌,但段振东见证过电子产业的兴衰。2000年,机械专业毕业的他赴广东打工,成为电子工厂里一名技术管理员。

后来因为人工成本增高、产业转移、生产自动化等原因,他回北方干起了物流。

物流巨头的崛起,让小公司的生存空间急剧变小。段振东不清楚自己明年会在哪儿。“变化太快了,人赶不上”。

阎哥 35岁 河南人

前鼎好大厦租户

主营电脑和硬盘

给顾客送货的阎哥。

临近黄昏,阎哥下班,走出科贸大厦。

一手抱着电脑显示器,一手拎着一摞硬盘,他打算在回家路上亲自送到客户手中。这是这天最后一个订单。

阎哥20出头的时候只身从河南来京,直奔中关村。十几年中,中关村的几个大厦他都待过。

阎哥当初在鼎好的铺面是租的。因为是租的,反而没有负担。鼎好宣布要关门的时候,他就把铺面挪到了一街之隔的科贸大厦。

“现在的科贸也缩水了,只有二三四层是大卖场,商户全都是以前从海龙、E世界和鼎好搬过去的”。

科贸大厦,像是中关村地区电子大卖场商户的最后栖息地。而它的未来,也被人们不断猜想着。

尽管这里诞生过刘强东的科技神话,但那毕竟是少数。阎哥认为自己算得上幸运——通过十多年的奋斗,他已经在北京成家立业,买了房买了车,还把老家的父母接来团聚。

作为在中关村商海里完成原始积累的最后一批人,他对未来并不十分担忧。“我还不算老,还跟得上变化。”

店铺已无主人。

截止10月13日,鼎好大厦已断电断网,9月滞留于此的多数商户另找了出路,只有少数几位商户还在每天“打卡”,为的就是提醒大厦——业主们都还在,事情还没解决。

我们联系了负责收购工作的第三方公司工作人员,得到的回复是“不方便接受访问”。

范喜园已搬到位于西北旺的仓库工作,继续照看音响设备的网上生意。“实在没路,我就去科贸大厦看看吧”。

科贸大厦固然可以“续命”,但鼎好的关闭导致了科贸租金的上涨,况且科贸能挺多久,还是未知。

离开鼎好,对于王自超来说,意味着没有在北京呆着的意义了。他于国庆期间回到河南老家,打算一边遥望北京鼎好的动向,一边打算重新找工作。

“我打算离开这行了。就算在河南,开电子商铺也没前路了”。

而租铺子赚钱的阎哥比较乐观。他说做生意,商品是一回事,人与人的信任是另一回事。“现在电子产品坑也不少,总有人希望摸着手机才付钱,中关村大卖场还没到头呢。”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我要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